北京重大刑事案件律师
您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犯罪类型

如果主犯不到案能判刑吗?怎么样判断是否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

2022年5月22日  北京重大刑事案件律师   http://www.jiaxzdxsls.com/

 杨晚柠律师北京重大刑事案件律师,现执业于北京声驰律师事务所,法律功底扎实,执业经验丰富,秉承着“专心、专注、专业”的理念,承办每一项法律事务、每一个案件。所办理的案件获得当事人的高度肯定。在工作中一直坚持恪守诚信、维护正义的信念,全心全意为客户提供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

  

如果主犯不到案能判刑吗?

一、主犯不到案能判刑吗

答案是可以的。

如果主犯没有归案,但对于已经归案的犯罪嫌疑人,如果已经有确实证据证明构成犯罪的,仍可以先行对已经归案的犯罪嫌疑人进行定罪量刑。对于未归案的犯罪嫌疑人,应该由侦查机关采取通辑等措施,继续将其抓捕归案。

如果证据不足的,逮捕期满的,也可以对已经归案的犯罪嫌疑人采取监视居住、取保候审措施。

此外,关于主犯的认定,有以下三种情况之一的犯罪分子,就可以认定是主犯:

第一,在犯罪集团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

第二,在聚众闹事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

第三,其他在共同犯罪活动中起主要作用的犯罪分子。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

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二、主犯有哪几种

下列三种情况之一的犯罪分子,可认定为主犯:

1、在犯罪集团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即犯罪集团建立的组织者、犯罪活动计划的制定者、犯罪计划的实施者或策划于幕后、或指挥于现场者。

2、在聚众闹事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即聚众闹事犯罪的聚头,在整个聚众闹事过程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人。

3、其他在共同犯罪活动中起主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即在共同犯罪活动中,是犯罪结果发生的主要原因,对社会危害性负主要的人。这主要包括两种情况:

在犯罪集团中虽然不是组织、领导者,但出谋划策,犯罪活动特别积极,罪恶严重或者对发生危害结果起重要作用的犯罪分子;

在其他共同犯罪中起重要作用,直接造成严重的危害后果,或者情节特别严重的犯罪分子。

三、主犯如何处罚

刑法对主犯的处罚包括两种情况:

1、组织、领导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

2、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以外的其他主犯,按照该主犯在共同犯罪活动中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或者按照其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

由于一般主犯虽然在共同犯罪中对其所参与的犯罪起主要作用,但其毕竟还不能像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一样,组织、策划、指挥甚至参与犯罪集团的全部活动,因此,对犯罪集团首要分子以外的其他共同犯罪的主犯,只对自己亲自参与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承担刑事,而不像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那样要对集团所有的犯罪活动承担刑事。

共同犯罪当中区分了主犯、从犯,而其中的主犯很显然就是比较重要的,不过有些案件中可能存在主犯脱逃的情况,只有从犯、胁从犯在押,这个时候是不是就不能对案件做出审理呢其实并不是这样的,在主犯尚未归案的情况下,对于已经归案的犯罪嫌疑人,如果已经有确实证据证明构成犯罪的,仍可以先行对已经归案的犯罪嫌疑人进行定罪量刑。

怎么样判断是否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

一、怎么样判断是否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

1、客观要件

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实施了对组织他人卖淫犯罪活动起协助作用的犯罪行为。

2、客体要件

本罪侵犯的客体是社会治安管理秩序

3、主体要件

本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即凡达到刑事年龄,具有刑事能力的自然人均可构成本罪,可以是一个人,也可以是很多人

4、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具有协助组织他人卖淫的“协助故意”。即行为人明知自己是在进行协助组织他人卖淫的犯罪活动,而为组织他人卖淫犯罪提供帮助,创造条件,并希望或放任危害结果的发生。动机如何不影响本罪构成。

二、关于协助组织卖淫罪的出罪问题

在查处组织卖淫案件时,公安机关往往不仅抓捕组织卖淫者和协助组织卖淫者,对协助组织卖淫行为性质不明显的人员也可能一并抓获。对此类人员如何处理,在实践中常有困惑。我们认为,应当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不能一概而论地都予以定罪处罚。如果行为人协助组织卖淫行为性质明显的,不论其从事何种协助组织行为,均应以协助组织卖淫罪定罪处罚。但对协助组织卖淫行为性质不明显的,则不轻易定罪处罚。

如何区分协助组织卖淫行为性质是否明显

一是从其工作场所来区分。如果是在隐蔽场所,非合法经营场所,则不存在协助组织行为性质不明显的问题。这是前提条件。行为人明知是非法场所,仍然实施协助组织行为,不能认定为协助组织性质不明显。因此,在会所、洗浴中心等合法经营场所,是认定协助组织行为性质不明显的首要条件。

二是以从事的工作性质来区分。充当保镖、打手、管账等工作的,从其平时工作中就应发现组织卖淫犯罪活动。而从事一般的服务性、劳务性工作,如保洁员、收银员、保安员等,就不一定能在主观上具有协助组织卖淫的故意。

三是从所获取的利益来区分。这是认定行为人与组织卖淫者关系密切程度的重要方法之一。仅领取正常的一般性薪酬且无《关于办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第一款所列协助行为的,与领取高额工资者,明显不同。

上述三个方面结合起来,确定协助组织行为性质是否明显,不能仅从某一方面来区分。

从刑法关于组织卖淫罪、协助组织卖淫罪的刑罚幅度配置看,协助组织卖淫罪的刑罚幅度实际上就相当于组织卖淫罪从犯的刑罚幅度。因此,其“情节严重”的标准,基本可以参照组织卖淫罪“情节严重”的标准来确定。仅对其中非法获利一项作了调整。主要考虑协助组织卖淫的获利,一般情况下明显小于组织卖淫者的获利。


盗窃罪入罪标准真实案例法律分享